作家
登录

GGV纪源资本李宏玮:投资人眼里的投资

作者: 来源:乐购科技 2018-05-09 15:09:00 阅读 我要评论 直达商品

timg?image&quality=80&size=b9999_10000&sec=15258  

 编者按:作为一个风险投资人,李宏玮对项目风险分析是先理性再感性的。

 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(Jenny Lee)是全球知名女风投,业内知名大咖,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。不久前,她在福布斯公布的《2017年全球科技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女性》榜单上位列全球第16位,是亚洲地区唯一上榜的投资人,也是为数不多的拥有技术背景的女性领袖之一。

  她的投资成绩单非常成功:曾领投海辉软件国际集团、世纪互联、兆日科技、YY并成功帮助它们上市。 她也通过收购合并,完成了8个推出,其中包括了UCweb、U51、易才等项目。目前,她也担任英语流利说、 作业帮、小站、盈盈、亿航无人机、小牛电动车、Keep、Clobotics等创新型公司的董事会成员。

  近日,由 GBG Shanghai 主办、People Squared(P2)联合主办的首次进入中国的 Google Womenwill 在上海举办,一起探讨赋能女性新商业,以及女性创业、投资和领导力的那些事。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在活动现场发表了演说。

  以下是李宏玮在活动上的发言:

  大家好,很荣幸今天能够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经历。这是我第一次在国内在全女性的活动里面发言。今天面对的群体比较特别,不止是创业,还是女性的创业者。

  我想从感性和理性两个纬度来分享。先说感性的一面吧。我是一名风险投资人,最关键的字眼是“风险”。从个人的角度来说,怎么理解风险?作为风险投资人,我们面对创业者的时候,怎么理解风险?

  一 “13岁我想要离开新加坡去看更大的世界”

  我是新加坡人,在新加坡长大。我小的时候新加坡人口就300万,今天大概500多万人口,其中20%是外籍人士。

  在新加坡长大的时候,我觉得新加坡挺好的。小岛有太阳,也有海风,感觉一辈子可以呆在这里。新加坡是一个很安全的地方,整个社会也是按照安全的路径走,从小乖乖读书,毕业考好成绩,之后就是四条道路、四个职业可以去选择:医生、律师、审计师、工程师。

  13岁的时候我突然觉醒,当时有机会代表中学的女童军到新西兰露营两周。那是我第一次离开新加坡。看到新西兰的海阔天空,我突然意识到世界很大。我开始有一个想法:出去走走,到外面看一下,离开新加坡。

  13岁到18岁的时候,我很执着,一定要走出新加坡到外面看看,在做医生、律师、审计师或者工程师里,我想了想,最终选择了工程师。工程师的感觉就是在创造一些新的事、新的产品、新的技术。

  我比较幸运,当时我不算是一个学霸,但是得到了新加坡政府奖学金,去美国康奈尔大学念书。我去美国读书时,其实不知道美国长什么样子。1989年没有互联网,也没有上网找与学校各方面相关的信息。学校在纽约洲,那个地方也是比较农村。以为去了纽约,但实际上在纽约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。我在那儿待了4年,学电子系工程,4年里每天挺苦地读书,期间没有回过新加坡。

  那时候,从新加坡去美国的人就四个人,我们是不一样的学科不在一起,所以在平时的生活学习中被逼去认识周围的人,跟老外打交道,在课堂上也要努力举手,才能问到要问的问题。四年里有一次我去滑雪,然后滑断脚筋,开刀了两次我都没有跟父母说过,他们根本不知道。我知道父母会担心,但祸是自己闯的,要自己挺过来,这也是一个成长的过程。

  大学四年的经历比较宝贵,让我看到,如果很努力肯去学习,有很多难关靠自己的力量是可以走过来的。那段经历也教会了我,世界很大,很值得去探索。

  之后,因为拿了新加坡政府奖学金,按规定是毕业后要回新加坡服役。当时我被派到新加坡科技航空部的国防部门,花了五年升级、制造战斗机。

  二 “飞机仓库里二十五岁的系统工程师”

  新加坡CBD是很酷的地方,大家穿着西装在高楼大厦里工作,环境很好。但我第一天上班就发现,我上班的地方和别人不一样。

  我去的地方在新加坡东部的航空国防基地。第一天上班,我发现我工作的地点是一个飞机仓库,一个刚毕业的小女生,穿着小裙子、高跟鞋,里面的工作人员,看见我都很惊讶,不知道我是什么人。(笑)

  当时完全没想到作为一个领着奖学金的海归系统工程师,回到新加坡是在飞机仓库里面工作。但那5年给我的成长是无穷的,我学会了几件事:

  第一,学会了升级战斗机,我是系统工程师,组里唯一的女性。我们的格局跟观点是比较系统的:不止看软件开发,也会看硬件制定,还看飞机整合升级后,整个系统产出的技能是什么。

  第二,学会了怎么跟仓库的工人们打交道。工作很需要他们,我的同事有很多是五六十岁的老哥,他们能够帮忙拆飞机。我空闲的时候会找他们喝茶谈心,因为他们的配合才能更好地帮我解决问题。

  然后还有很酷的一点,升级战斗机最重要人的是试飞飞行员,他们一般都四五十岁的退休人员,是航空部里高级职员,这些人的要求特别高,他们来测试飞机的时候,都是开着法拉利来。曾经有一个项目要试飞,这个非常重要,因为要确保系统是安全的,只有安全飞行员才能飞,不然会出事故。那天的飞行员看了我一眼,他说你今年几岁,我说25,他说你还没我女儿大,我去飞,飞机是不是安全的。我突然意识到那件工作非常重要,他把生命交到我手里,我在签字的时候,要保证硬件、软件整合是安全的,可以飞,他才会把飞机开上去飞。

  短短5年,我学会了从怎么跟工人打交道,到怎么跟要求很高的飞行员打交道。很不容易,也教会了我,世界有很多种不一样的人。要在世界里活得精彩,你要理解他们,懂得他们的需要和重点,配合他们去做好工作,重视自己的责任。

  我第一架升级的飞机是无人机,设计的第一款飞机是军用无人机,第二款才是双人战斗机,不一样的平台为我以后成为风险投资人打下了比较好的基础,我接触到了顶级的技术趋向跟技术平台。我也在以色列待过,看过更好更先进的技术。

  这样过了五年,有一天,高管问我:下一步要不要升级战斗直升机?我想战斗直升机也挺好玩,不过我不想一生都在升级飞机。当时的新加坡,当时的飞机仓库已经太小了,世界很大,我必须重新启航,重新看我没有看到的事情,所以29岁的时候我回到美国,去西北大学读MBA。我工科的背景重,要做好业务,需要更多的纬度,西北大学商学院的战略市场管理基础更为完整。

  我1999年入学,那时很幸运遇到互联网崛起,美国互联网发展很迅速。所以2000年夏天,MBA学生没有人想去大企业实习,大家想去硅谷创业。但很可惜,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了。当时我很想留在美国创业,但从市场和机遇的角度,都不应该留在美国。

  29岁毕业,我觉得人生还有很长的路,美国待不了,该去看下其他地方。所以2001年,就一个地方可以去——中国。2001年中国国企在重组,互联网在升级,大有可为。我拎着一个箱子,没带太多衣服,放弃一切,从零开始,来到从来没有来过的国土。

  在中国从2001年到2018年一共17年,我觉得我的选择是对的,17年里,我也见证了中国的成长。如果像我这样一个女生,什么都不懂,没有背景,从零开始,从工厂行业转到投资行业,都能够在中国生存下来,那我觉得你们可以做的比我更好。

  三 投资人眼里的投资

  我对自己事业和人生的选择和风险承受程度属于高风险性的,但作为一个风险投资人,我对项目风险分析是先理性再感性的。怎么评估企业?我想分享从投资人的角度,怎么看投资。

  风险基金有很多种:早期、中期、晚期。对早期投资人而言,不是要降低风险,而是投的时候必须理解风险是什么,做好判断再投,而不是寻找所谓低风险企业去投资。对风险的定义是能否看清楚企业遇到的问题,和后面可能遇到的挑战?有四点:

  第一,中国的趋势一直在变化,在中国17年,我发觉每2-3年有一个新亮点。2000-2005年,制造业往IT化走;2005-2010年制造业往PC互联网走,有一些垂直化的创业,除了从像阿里巴巴、腾讯、百度这样的平台,2005年-2010年,游戏、招聘都开始垂直化。在中国第一个点就是要理解趋势,趋势的动力是什么?是人口,还是消费变化?投资人投哪个板块,第一个要素就是看清垂直的趋势,趋势的动力。

  第二就是在趋势里,项目的商业模式是不是有足够的独特性。独特性可以体现在产品设计,收入模式创新,或以技术创新创造出新领域。

  第三,很重要的就是人。创业还是要看人,创业者要做的事,是不是符合想解决的问题,这三点是我很关注的。20岁的年轻人给我看他做的面向年轻人的产品,我可能会相信他,因为他属于这个群体。50岁的人做一个面向年轻人的产品,我不一定相信他,虽然他可能很牛。高匹配度的人,事和趋势成功几率会高些。

  第四,政策。政策支持,企业会走的更快、更好,竞争也会更多但也能练出更卓越的公司。政策不支持,要看以后有可能会支持吗?像互联网金融崛起时,很多政策还不明确,一两年之后,政策慢慢会明朗,我们也看政策能不能带给企业创业的红利。

  我想说最后的0.5,也很重要。作为创业者、创始人,找投资人时,个性基因跟投资人的匹配度很重要。创业者通过投资人、VC资金壮大业务时,投资人也是他们很重要的合作伙伴。我们也关注这个创业者是不是一旦合作,就可以合作十年。我们投资阿里巴巴时,2003年投资,2014年才上市。伟大的企业,需要时间。在长长的创业路上,最好能找到可以一起走的投资人,我们比较看重这点也建议创业者不要忽略这一点。

  GGV作为一家美元VC,投资成功率非常高,我们很热爱创业者和你们要做的事,跟你们有同样的信念,我们会跟你们走的更远。所以选择投资人时,除了前面四点,你要寻求的最终决定,就是这个0.5。

  希望今天的分享对你们有帮助。谢谢!

  以下为讨论环节:

  主持人:可以分享一下对成功的理解吗?以及想送给观众们的一句话。

  李宏玮:在你们生命里面把一切不可能变成可能。英文字“Impossible”其实也可以理解为 “I-M-Possible”。

  主持人:如何管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的?能不能分享下你典型的一天是怎么度过的?

  李宏玮:我觉得在中国非常幸福。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崛起,想健身可以用Keep;想跳广场舞,可以试一下糖豆;想打车可以用滴滴,打游戏可以上YY,也可以看移动游戏娱乐。教育小孩的话,K12可以用作业帮;学英语我建议用流利说,这都是我们投资的。(笑)

  我们活在很好的时代,整个世界为我们省时间,今天跟17年前跟的中国完全不一样。

  我对时间的概念不是按小时,是按年。我觉得人生的平衡要在整个人生里面找到平衡,而不是在一天、一个月找到平衡,如果只按一天24小时,很累,做不到。如果评估自己的话,第一点就是很专注,我想做的事可以排开一切万难只做一件事情。

  我给自己充电的地方,就是完全离开跟人类、跟互联网交流的地方,回到原始跟动物打交道。世界七个洲我去过六个,去俄罗斯跟熊露营,直升机把我放下来就走了,两周后再回来接,没有互联网。度假结束后回来我会觉得世界挺大的,每天遇到的问题很多,小事情不要纠结。要认清楚,你希望在24小时找平衡,还是在一周,还是一年内、两年内、三年内阶段性找到平衡,如果这是让你满足的地方,就可以了。因为每个人不一样。

  主持人:作为一个创业者,最应该具备的一种品质是什么?什么样的人,才是真正的创业者?您印象最深的创业者是谁?

  李宏玮:我们在平衡个人跟创业跟机遇的匹配度,也关注创业者的诚信,组队,沟通和融资能力等,但我最希望看到的是他们的梦想,我要理解他们创业的动力是什么,使命和梦想是什么,遇到困难时,梦想是否能让创业者执着一直做下去。印象最深的创业者能给我感受到他们内心的那把火。

  主持人:你的投资标准,包括你现在看好哪些领域是什么?如果为了拯救地球,你只能投一个领域的话,你投什么?

  李宏玮:从GGV机构的角度,我们有四大板块。第一是电商相关的,我们比较早投了阿里巴巴、小红书、美丽说,这个板块我们有一些资源,我们在看这个领域新品牌的崛起,微信社交电商,跨境电商。

  第二个板块是互联网和社交。互联网第一个板块,像滴滴,互联网赋能很多新产业。我专注看的两个领域,一个是跟金融相关的创新,一个是教育。我希望看到的不是把线下的模式搬到线上,而是第三代,用新的学习、新的玩法、新的3.0的方式颠覆现有的效率不高的教育体系,所以金融跟教育是我投的比较多互联网+的两大领域。

  我也有投资垂直化的的社区社交产品。之前升级战斗机的时候做了很多模拟系统,也就是玩游戏,所以我是女性投资人中比较少看游戏领域的。我之前在YY董事会上,所以跟游戏相关的领域我看的比较多。跟健身相关的像Keep也是我们看的。面向不同群体的社交机会,我觉得中国有很大的机会。移动游戏玩家3亿,Keep的目标用户4亿人口,跳广场舞2.5亿,每个领域还挺大。如果有很好社交的想法,不一定像腾讯做大平台,今天中国很难有大平台,但能服务好2-3亿用户的产品已经很牛逼了。在中国做一个小而美的领域并不小。

  我们GGV也看跟企业相关的领域还有前沿科技板块。前沿科技我关注三个方向:

  第一个方向是出行的颠覆商业模式,从无人驾驶到无人机到汽车传感器,到电动汽车,两三四轮的我都在看。

  第二个方向,跟机器人相关。中国制造业必须要进入4.0时代,这必须借力机器的学习,自动化,这块可以改造现在工业里一些效率比较低的流程跟板块。

  第三个方向是AI的板块。中国已经到了下一个阶段,每一个领域和行业积累了很多格式化数据,如果通过万物互联能采集可格式化的数据,就可以把它更好地场景化,提炼出新用户个性化,以数据为驱动的新产品模式。被影响的行业包括监控,金融,教育,医疗等。

  我希望一百个或者一千个创业者,我能够用我的时间,找到那么一个创业者要做的事情,不只是颠覆今天的市场,而是可以去塑造明天的市场。

  如果为了拯救地球,只能投一个领域的话,肯定就不是互联网相关的,只能投再造空气和饮水,有了生命才有进化的资格。

  主持人:你要如何在最快的时间当中知道哪些可以做,哪些不可以做。焦虑困惑的时候怎么办?

  李宏玮:要感性和理性,但你是领导,必须做屋子里或者会议里最理性的人。你可以让自己焦虑一段时间,但是一定要快速回到分析问题。分析全局和问题的关键很重要,不要受人和人之间情感的影响。对一个企业来说,每天就是在解决一推理性和感性的问题,你要制定出问题的本质,对症下药。 没有不能解决的问题,只有暂时选择不解决的问题。很困惑的时候,我建议站起来出去走走。哭是女性的权利,随时可以哭,不过不要一直哭,伤身。很焦虑无助的时候可以哭,不要超过5分钟,出去走走,把自己和那个问题脱离,你就会看到问题的全局,找到解决办法。

  看到一份让你生气的邮件,想回复骂人时,就写吧,但是千万不要发,尤其是高管的你们,一定要管控自己的情绪,隔天再看这个文件,你会觉得很幼稚。到时就会做正确的决定。


  推荐阅读

  Google香港新办公室:会所般的环境

  办公室的设计装潢也充满着Google原有的“色彩”,包括不同区域办公室的布置、特色的会议室命名和拥有酒店气派的餐厅等。  来到接待处,可看到进Google办公>>>详细阅读


本文标题:GGV纪源资本李宏玮:投资人眼里的投资

地址:http://www.lgo100.com/a/media/305939.html

关键词

乐购科技部分新闻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,供读者交流和学习,若有涉及作者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更正、删除或按规定办理。感谢所有提供资讯的网站,欢迎各类媒体与乐购科技进行文章共享合作。

网友点评
我的评论: 人参与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回答
网友评论(点击查看更多条评论)
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
自媒体专栏

评论

热度